多年后,她的蜕变,成我的梦魇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情感天地
社区福利:免费领取淘宝天猫内部优惠券(点击蓝色字体即可进入,收藏到浏览器中下次更好找哦~)

我的表妹玉仑,只比我小两岁。她个子比我高,皮肤比我白,家境也比我好。但是呢,让我有点欣慰的是,她比我胖很多,真的,起码比我胖20斤。就算她很多方面比我强又怎样,一胖毁所有!

多年后,她的蜕变,成我的梦魇

我跟表妹小时候感情非常好,我有很多个表姐表妹,但只跟玉仑“情投意合”。小学初中,我们都在一个学校,我们穿过同一条裤衩,吃过同一根冰棍,钻过同一个被窝。

初中时,有一个年级学霸,叫赵雷,是很多女生心中的小白马,也包括我。庆幸的是,初三时,我竟收到赵雷的情书。我当时因为兴奋,第一时间把这件事告诉了表妹。我认为,表妹一定会为我感到高兴吧。

谁知,表妹得知赵雷给我写情书之后,她的脸色变得很难看,一言不发,默默走了。她的表现,击碎了我假想中的期待,我脸上的笑容嗖地僵住,尴尬莫名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。而随着她的这一转身,一条无形的鸿沟,横跨在我和她之间。从此,我们成了最陌生的熟人。

初中毕业之后,我去了本省H市上高中,表妹因为中考成绩不理想,上了本县一所职高。此后的日子里,我们没有过任何电话和书信往来。我们都是从双方父母口中得知彼此的状况。

2

大学毕业后,我在家乡的T市上班,工作稳定,朝九晚五,是家乡人口中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

表妹大学毕业后,听姑姑(表妹妈妈)说,她去了省会城市一家大企业上班,工资待遇都还不错。虽然我们已无往来,但我们都深知,自初中她那次转身之后,我们之间的感情,就变成了内心无声的较量。或许女生之间的感情,就是这样难以琢磨。

我跟赵雷,一直都有联系。我们高中大学虽不在同一个学校,但我们一直互通书信。期间,我们闹过很多次矛盾,终于我们在大学时分手了。后来,我和他,都各自跟别人谈了恋爱,断了一切往来。我们以为,跟彼此的缘分,就那样断了。哪知,命运是那般奇妙,走走转转,我们又走到了一起。

大学毕业后第三年,我和赵雷在T市偶遇。我们怎么也没想到,我们的工作单位,就隔着一条马路。多年不见,他样子几乎一点没变。他说我变美了,更让他心动。很自然地,我们在一起了,这似乎是一件没有悬念的事。

也许是当初我跟赵雷都不成熟,都不愿低头服输,所以才导致分手吧。如今我们重新走到一起,相处起来已没有了当初的年少气盛,更多的是理解和包容,但少了当初的心潮澎拜。半年后,我们就领了证,办了场很是体面的婚礼。

惊奇的是,表妹主动提出来给我做伴娘。并且,她主动加了我微信,但她的朋友圈打开,是一条灰杠。

3

当我在婚礼那天,见到表妹时,我怀疑自己的眼睛,怀疑眼前的玉仑是不是真人。

眼前的表妹,妆容精致,穿着浅红色鱼尾旗袍,蹬着优雅的高跟鞋,显得是那样亭亭玉立。啊不,对于当天的情景来说,应该说是显得是那样刺眼。表妹,已不是当初那个小胖妹,她俨然已是一个让无数男人垂涎的女神。我突然一个踉跄,差点被高跟鞋扭了脚,手里的新娘握花顺势掉了下来。

“娇娇,你看你都当新娘的人了,怎么那么不小心,花都掉了。来,拿好,你今天好美喔!”

表妹捡起花,送到我手上,她说话的声音,如银铃般悦耳,啊不,刺耳。她拉着我的手,自信地盯我看了许久,她的眼神让我很陌生,也让我心中有一瞬间的不寒而栗。我哆嗦着嘴唇,半天才开口说道:

“玉仑,我都认不出你了,你怎么变得这么漂亮了?”

表妹咯咯咯地笑了起来,她妖娆地捋了捋秀发,妩媚地说:

“娇娇,哪有,你才是最漂亮的呢,肤白貌美,身材又好。”

说完,表妹又寓意深长地从头到脚地打量我一遍,我只觉得浑身毛孔倒立。

老实说,我如今的身材,真的不如表妹了。她的瘦,是那种没有一块赘肉地瘦,十分匀称。而我,虽然整体上看起来瘦,但肚子和大腿还有手臂,有很多赘肉。虽然我穿着婚纱,但显然我的风头已被她狠狠压下去。从现场来宾看她惊讶的眼神,和对她赞美的语气中,我就能看出,表妹,已喧宾夺主,成为焦点。

3

我心中一直很不安,特别是当我看到赵雷和表妹对视时的眼神时,我甚至有些无法呼吸。

按理说,赵雷对表妹并不熟悉,他乍看到她,肯定不会认识她。但为什么,我在赵雷看她的眼神里,能看到很多说不出道不明的寓意?是我想多了吗?不,我宁可认为是表妹太美了,赵雷仅仅是在视觉上被她吸引。

赵雷明显是在强制镇静,他对眼前的表妹说:

“玉仑,我都认不出你了。”

表妹看了我一眼,又带有一丝深情地看看赵雷,说:

“祝福你们哦,你们可是彼此的初恋,能走到一起,可是很小的概率呢!”

说完,表妹又咯咯咯地笑了,我发现赵雷的笑容十分尴尬。

当婚礼进行到新郎新娘互换戒指时,表妹端着装着戒指的喜盘盈盈地走上舞台。她脸上的笑容很勉强,全程几乎不看我一眼,一直在盯着赵雷的脸,全然不顾忌我的感受。

赵雷很不自然,她回答证婚人的婚姻誓言时,一直在结巴,搞得我十分不快。当他拿起戒指,欲戴我手指上时,他一哆嗦,戒指竟然掉了下来。他慌张地捡起戒指,头上已渗出细密的汗珠。表妹像是在看一场好戏那般,紧紧盯着赵雷的脸。我的心,似乎停止了跳动,胸中像是被塞进一块巨石。我都不知道,那场婚礼,是如何结束的。

4

洞房花烛夜,本是人生最美好的夜晚,但与我而言,却如一场梦魇。

关上房门,我迫不及待地质问赵雷:

“你说,你跟玉仑,到底什么意思?你们是不是很熟?”

赵雷愣了愣,头上的汗珠依然没有风干。他躲开我的眼神,有点结巴地说:

“没……没什么,你别多想。”

“你看着我的眼睛说,我希望你不要对我有任何欺骗和隐瞒,我只想听真话。”我郑重地对他说。

赵雷吐了一口气,坐到床上,似乎是在理清头绪。他用做错事的眼神,看着我说:

“娇娇,我没有欺骗你,我只是怕你知道真相会受不了。其实,我跟玉仑,在你我分手之后,相处过一段时间,但我和她一年后就分手了,没有任何往来。我跟她,都过去了,我……”

没有等赵雷说完,我就瘫坐在沙发上,泪水在我眼眶里打转。我脑子里,有无数个赵雷跟表妹在一起亲热的画面。表妹那妖娆迷人的身体,像一条鬼魅的蛇,正将赵雷越缠越紧,越缠越紧。我开始发抖,是恐惧是害怕吗?我已说不清,胸中那一块巨石,压得我喘不过气,我只觉得难受无比。

赵雷一再发誓,绝对不会跟表妹再有一丝往来。但是,旧情这种事,谁说得准呢?赵雷看表妹时的眼神,让我无法相信他们今后会无一丝纠葛。当我的面,赵雷把表妹微信拉黑了。但是,这又能代表什么又能阻止什么呢?表妹以这样的姿势出现,明显有备而来、来者不善。

新婚之夜,我一夜未眠,我不知未来如何。我不知我是不相信别人,还是不相信我自己。我变得如此神经兮兮、患得患失。脑子里,全是表妹那瘦成梦魇的身体。

凌晨,我收到表妹的微信,内容是这样的:

娇娇,我知道他是因为你,被迫把我拉黑的。没关系,他一定会再主动加我的,安!

看完,我眼前一黑!

完!

(佳纱,写诗和故事,以第一人称,写出自己或别人的故事。)

來源:简书作者:佳纱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